重逢岛 人物·大师

分享




         “后来,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,

         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……”


刘若英拍了一部电影,取名《后来的我们》,像是在回应18年前的这句歌词。


其中一款海报上写着:“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”,刘若英转发的时候,打了一个问号,“真的吗?我从来没有。”


她坦承自己对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,“又很怕自己说完那个答案之后后悔。”


在上面的视频里,她回忆了自己的一些经历,还有下面这些对于感情的看法:



Lens:你怎么看待“友人之上,恋人未满”?


刘若英:我觉得如果一段关系,两个人做朋友很久,一直走不到爱情,那就代表其实是不适合的,如果两边都缺少冲动,缺乏勇气,那代表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两个都缺补的,肯定是有问题的。


Lens:你在爱情里是一个主动的人吗?


刘若英:喜欢一个人时我不会说,但我会让他感受到我喜欢他,会制造机会让他说,但我是不会说的。我会偷偷地、默默地喜欢他,但我的默默,我想是地球人都可以看得出来



Lens:你觉得生活的琐碎会磨灭爱情吗?


刘若英:你真的觉得两个人不在一起,它一定有一个明确的原因吗?比如在我的电影里面,没有第三者的,也没有谁出车祸,谁怀孕或者癌症,我就是希望表达纯粹就是两个人的关系,走到了某一个点会突然之间觉得不快乐。因为两个人不会永远都腻在这个房间里,还是要出去面对外面的世界、生活的压力、梦想的破碎,甚至年龄的增长。


但是年轻的时候,总觉得分了就分了,后来才知道,再也找不到那样的一个人了,那感觉没有了就是没有了。那种冲动,也就只属于年轻人,有时候我们还挺怀念那些冲动的。



Lens:在一段关系的结束时,“好好告别”有必要吗?


刘若英:好好说“再见”是挺好的,因为你终于有机会能够知道对方当时在想什么,或者是你很想告诉他我当时在想什么。说,不见得能怎么样,但起码说了。尽力是重要的。但能不能好好说“再见”,还是看一个人的造化吧。


Lens:关于“好好告别”,有没有什么建议?


刘若英:我不知道怎么样告别比较好,每个人遇到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化学作用。但很多时候,如果你已经知道它会成为遗憾,就尽量让那个遗憾降低。


Lens: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吗?


刘若英:我是分手之后能和对方做好朋友的人,因为大家都能够理解,哪怕当时不能理解后来也能慢慢理解,因为觉得你曾经那么真心诚意,这是很重要的。

我蛮怕跟人分手以后,回想起来会觉得很不值得,或者是不停地抱怨对方,那样也代表你自己当时看人看错了。



Lens:对于爱情的经营,你有什么经验?


刘若英:两个人能够长时间的相处,包容和给对方空间是很重要的,要让对方还是完整的。他喜欢做的事情不一定我喜欢,但是我不会阻止的,我喜欢的事情不会让他一定要跟我一起去做。两个一起去做我们都喜欢的事情,就够了。


Lens:你在爱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?


刘若英:爱要表达,需求也要表达,我在爱里最大的成长,就是我会把自己的需求很明确地跟对方说。



Lens:看待爱情和十年前有什么不同?


刘若英:我还是觉得爱情是件很棒的事情,我没有因为我老了,或者是结婚了,或者是看似走了比较多的路,而觉得爱情的模样模糊了。没有。我还是觉得它是很美好的。当然,美好必定包含了很多的滋味,有挣扎,有思念,有矛盾,有争吵,有甜蜜,有激情 ,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


Lens:你觉得怎样才算“学会了如何去爱”?


刘若英:有些人真的就是同一个坑、同一个错误不停地去犯,一辈子都学不会。但我也没有觉得这样不好,能坚持同一个错也挺好的。爱不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嘛,就是在经历中一点点学习,成长,就是因为它没有一个标准答案,所以才会那么有趣。




视频和文字版权为“Lens·重逢岛”所有

文中花絮照片由电影《后来的我们》提供

如需转载,请联系后台




联系我们
市场合作:marketing@lensmagazine.com.cn
新媒体合作:newmedia@lensmagazine.com.cn
出版物合作:editor@lensmagazine.com.cn
电话:‭13261162161‬ (021)5298 8390
地址:北京办公室: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 创1958园区4-12
   上海办公室: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